栾城门户网
随机文章
热门推荐

中天金融鲸吞“明天系”资产“难产”时涉P2P爆雷 民营

发布时间:2019-01-06 18:04:21
中天金融鲸吞“明天系”资产“难产”时涉P2P爆雷 民营金控平台监管或成最大障碍

  复牌时间一拖再拖的中天金融(SZ.000540)还是未能如约在11月21日复牌。

  这已经是其自2017年8月19日停牌以来,第十次停牌期满而继续申请延期复牌。斯时,中天金融因以涉及华夏人寿股权的收购及之后的相关资产处置而停牌。

  这起备受关注的资产收购案,不仅仅是因为中天金融欲以不超过310亿鲸吞华夏人寿21%~25%股权,并将成为其第一大股东,更因为华夏人寿乃是昔日纵横资本圈的“明天系”主要资产之一。

  自2017年春节,“明天系”掌门人肖 XX“出事”之后,“明天系”便开始分崩离析,其名下的众多资产也被转让出售。

  华夏人寿显然是“明天系”旗下最为优质的资产之一。对于这一块“肥肉”的归属,市场自然拭目以待。

  虽然早在去年8月,刚刚在《胡润百富榜》上晋级贵州首富的罗玉平和其控制的中天金融作为华夏人寿的接盘方已经浮出水面,但因资产的敏感性、交易的审慎性以及2018年来政策环境的变化,虽然15个月过去了,华夏人寿最终的归属,至今依然成谜。

  “目前中天金融收购华夏人寿最大的阻碍或来自于政策和监管风险。”11月21日,一位接近于中天金融的知情人士向叩叩财讯透露,在经过长时间破釜沉舟式的筹款后,一心要拿下该资产的中天金融在资金上或已经不存在较大问题,但监管部门对于金控企业,尤其是民营金控平台监管政策的收紧,或成为影响其此次收购的最终风险。

  而正在这敏感关头,中天金融又被爆出其旗下P2P平台——招商贷大规模违约事件,这无疑让中天金融的该次收购案的前途再次蒙上了一层阴影。

  1)不断放大的政策风险

  随着我国金融业市场化程度不断提升,部分非金融企业通过发起设立、并购、参股等方式,投资控股了多家、多类金融机构,形成一批具有金融控股公司特征的集团,此前一直以地产为主业的中天金融便是其中的代表。

  “中天金融为了此次收购华夏人寿,筹集资金,将其地产主业悉数剥离,使得中天金融将成为一个典型的金控集团,虽然其拉入了贵州省和贵阳市的部分国有资本参与收购,但其依然难以摆脱民营金控平台的实质。”上述知情人士表示。

  虽然早在2014年底,中天金融便开始转型布局金融。

  最初,中天金融成立贵阳金控并以此为平台,大力推进其金融产业的布局,先后增资并控股贵州合石电商,参与设立贵阳移动金融发展公司和贵阳众筹金融交易所,参股贵阳大数据征信中心和贵阳大数据资产评估中心,参与博华资产管理公司增资,控股贵山基金、友山基金,参与贵州银行第二轮增资,出资设立并购基金、中天普惠金服,参与设立华宇再保险,收购中融人寿股权,摘得中天国富证券等等,耗时近2年基本搭建完成了自己的金融业务板块格局。

  但这些金融牌照都未能给中天金融带来多大的实质性利好。

  公开信息显示,2017年末,中天金融公司有息负债余额363亿元,资产总额大约为712亿元,其中,房地产类432亿元,金融类280亿元;净资产150亿元,其中,房地产类148亿元,金融类2亿元;来源于房地产资产的收入约179亿元,占经营性收入总额的99%;来源于金融类资产的收入约18亿元,占经营性收入总额的1%。

  在2018年3月,在准备接盘华夏人寿过程中,中天金融以246亿元向贵阳金世旗产业投资有限公司出售旗下房地产资产。

  但一切都在推进之时,政策风向突变。

  早在今年5月7日,一则监管部门起草有关金融控股公司监管办法的传闻在机构间不胫而走,引起多方关注。

  其后虽然再鲜有类似消息流出,但先知先觉的众多成熟资本派系的金控平台已经开始悄然转让有关金融资产。

  如九鼎集团就拟将旗下九州证券转让给国有企业山东高速集团;而中植系计划将中融信托全部转让至恒天旗下的经纬纺机;海航集团则在7月份以来大量处理金融资产。

  至11月2日,人民银行发布的《中国金融稳定报告(2018)》认为,非金融企业投资金融机构,可以帮助金融机构增强资本实力,优化非金融企业自身的资本配置。但一些企业投资动机不纯,通过虚假注资、杠杆资金和关联交易,急剧向金融业扩张,同时控制了多个、多类金融机构,形成跨领域、跨业态、跨区域、跨国境经营的金融控股集团,风险不断累积和暴露。为促进金融控股公司健康发展,迫切需要建立相应的监管制度。

  据叩叩财讯获悉,今年有关监管层的重点监管就在民营金控。对金融控股公司的全面监管已板上钉钉,相关政策办法正处研究制定阶段。

  中国人民银行办公厅主任、金融稳定局局长周学东日前表示,为促进金融控股公司健康发展,人民银行正通过对5家金融控股公司进行模拟监管试点,累积相关经验,建立相应的监管制度,监管办法力争明年上半年正式推出。

  “在有关金控企业监管办法出来之前,中天金融的此次转让能否顺利进行,其是否符合有关监管办法的规定,这还有待商榷。”上述知情人士坦言。

  然就在此时,欲逆流而上转型全业务金控平台的中天金融,却偏偏又被爆出涉足的金融平台踩雷,原本就备受监管关注的民营金控平台金融风险又被显露无疑。

  2)P2P踩雷和巨额过账费

  在P2P暴雷潮下,贵州一家P2P平台——招商贷于近期出现了大规模逾期、提现难问题。

  有消息称,从今年8月持续到现在,招商贷的逾期违约情况仍没有有效缓解。

  作为贵州知名的P2P平台,招商贷有上市公司背景,其控股股东正是中天金融

  企查查信息显示,中天金融通过全资控股的子公司中天城投(贵州)普惠金融服务有限公司持有招商贷55%的股份,为招商贷第一大股东,罗玉平为实际控制人。另两大股东分别为陈格路和李夏,各持股25.8%和17.2%,其中陈格路担任董事长。

  招商贷官网披露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9月17日,成立于2013年的平台已累计撮合融资184.42亿元,已按时还款167.17亿元,待偿金额约17.25亿元。

  目前有消息人士称,经侦已经介入招商贷调查,招商贷董事长陈格路已经被拘,而当地金融办称目前招商贷问题成立了工作组。

  招商贷有关人士承认,从今年8月开始提现紧张,政府目前正在审计,但具体方案没有出来,这之前账户还处于冻结,每天仅能兑付200万,由中天金融提供资金。

  据悉,此次由于招商贷把几个亿的项目都拆成了100万元的标的,造成大面积逾期。逾期项目是五洲国际商贸城,商铺为主。

  此前因转型金融而涉融资平台波及上市公司的案例并不少见。

  日前,原京东副总裁赵国栋利用主业本为冰箱制造的奥马电器涉足金融业,最终因旗下P2P平台踩雷而造成资金链紧绷几欲爆仓便是先例。

  还值得注意的是,虽然中天金融将地产类资产系数置出,但该资产却并未真正脱离其实际控制人罗玉平之手。

  “罗玉平是不可能放弃其地产业务的,其打造金控平台,很大可能也是为了利用各种资金平台为地产业务输血,盘活资金链。”一位熟悉罗玉平的人士透露。

  对于此次中天金融收购华夏人寿的最终结果,在众多变数之下,中天金融最终能否获得华夏人寿相关股权?能获得多少?能否如愿坐上大股东之位?显然现在依然难以断定。

  “公司与交易对方虽已达成初步交易方案,但仍处于与相关部门就方案所涉及重大事项进行汇报、沟通、咨询和细化的阶段,尚未形成最终方案,未进入实质性审批程序。最终方案能否获得行业监管部门的行政审核批准存在不确定性。”中天金融在申请其第十个停牌期满继续停牌的公告中表示。

  此外,虽然中天金融表示自己已经为收购筹措好了资金,但市场依然为其是否真有实力收购如此大规模资产、有关资金的来源和后续对公司的影响也充满的质疑。

  毕竟根据最新发布的《保险公司股权管理办法》,投资人取得保险公司股权,应当使用来源合法的自有资金;监管部门可以对自有资金来源向上追随认定。

  今年9月下旬开始,关于中天金融需要多于60亿元的过账资金的消息在市场中流传。之所以被广泛关注,原因在于这笔资金虽然使用需求就几天,但是给出的价格却是惊人的:四五天的过账费用,价格超过4500万元。

  对这一对资金如此渴求的反常行为,外界认为和中天金融试图鲸吞华夏人寿不无关联。

推荐阅读/观看:武汉公司注册 https://www.whrdpx.com/gszc/

本站所有原创信息,未经许可请勿任意转载或复制使用
COPYRIGHT © 2015 栾城门户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