栾城门户网
随机文章
热门推荐

创“中华餐饮第一股”,夺中国餐饮首富,最后他把公司

发布时间:2018-12-02 13:08:03
创“中华餐饮第一股”,夺中国餐饮首富,最后他把公司给卖了?

那个在国外“逃”了多年的厨子孟凯,终于回国了。

5月的最后一天,*ST云网发布了一条公告,坐实了公司实控人孟凯已于5月26日回国的消息。6月1日,该公司股票涨停。

除了股民,似乎没有太多人注意到这个曾经的餐饮业首富、叱咤风云的湘鄂情创始人,以及“中华餐饮第一股”的最新动向。

他说,再不回来,公司就被别人抢走了。身陷债务危机和股权撕逼大戏,他将面临什么?

1、23年前,他从一家40平米的小餐馆起步,忙的时候还要充当厨子

时间拉回到23年前。

没有多少人,能在自己的人生履历上,写上“跌宕起伏”一词。孟凯是个例外。

1969年出生于武汉的他,做过车间工人。但没多久,他就厌倦了这种“一眼可以看到老”的生活,1988年辞职,只身南下深圳。

1994年,回妻子故乡长沙的一次探亲,忽然给了孟凯灵感——开一个湘菜馆!

回到深圳后,他在蛇口石云路租了居民区一个40平方米的小屋,起名为“湘湘菜馆”。

熟识孟凯的人,这样描述那段创业初期的艰难:小餐馆只有四张台,炉子是自己砌的,空调是买的二手货,孟凯身兼服务员、采购员和收银员多职,忙时还要抄起大勺炒菜。

惨淡经营了一年之后,餐馆逐渐有了起色,营业面积慢慢扩大到了260平方,孟凯的妻子周长玲和妻弟周智都过来帮忙。

除了菜的口味好、价格便宜外,孟凯个性豪爽,喜欢交朋友是他成功的一大原因。朋友带朋友,他的店慢慢变成了湖北人在蛇口聚会的“根据地”。

1997年,孟凯的餐厅在原址扩建为1000平米的酒楼,并正式打出湘鄂情的名号。次年,又开了一家可同时容纳千人的大餐厅。

此时的孟凯,已经开始有意识地建立自己的湘鄂情品牌王国,逐步稳定以湘菜和鄂菜为主打菜系,并在餐厅装修中突出荆楚文化元素的特色。

同时,口味和价格依旧保持从前的水准。这些措施为湘鄂情赢得了极好的口碑,甚至有香港的客人专程跑来吃。

2、18年前,他把湘鄂情开到了皇城根,生意火爆得像是开银行

很多中国商人都有一个“皇城根”情结,要把生意做到北京去。孟凯也不例外。

孟凯到北京做了周密的市场考察,发现当时的北京餐饮消费呈现两个极端:要么极贵,一餐可能上万;要么极便宜,街头小吃,上不了台面。刚好缺乏一个环境偏高档、价格偏中等的中间档次。这个市场空隙被孟凯抓住了。

1999年,9月14日,孟凯以200万资本注册成立北京湘鄂情酒楼股份有限公司。

他调整了经营模式,在原来的湘菜、鄂菜基础上又加入粤菜海鲜,并揉合其他菜系,转走中高档路线,直接瞄准了公务宴请市场。

试营业一个月后,湘鄂情近千平米的大厅天天爆满,三个月后30间豪华包房正式营业,亦火爆非常。

相比深圳的大众餐饮路线,北京的中高端路线为湘鄂情带来了更加丰厚的利润。到2002年底,北京湘鄂情年营业额达5500万元,有人形容他“简直不是开饭店,而是开银行”。

站稳脚跟的孟凯,逐步明确了以北京为中心辐射全国的战略思路。至2008年底,湘鄂情在全国拥有直营店13家、加盟店8家,全年销售额达到6.12亿元。

3、8年前,他凭借“中华餐饮第一股”,成为餐饮首富,风光无两

市场红利带来的巨大成功,让孟凯看到更大前景,他开始大刀阔斧地进行资产、品牌整合。

此时的孟凯,十分清楚湘鄂情品牌的重要性,战略调整全部围绕核心竞争力展开,“单核突进,打造全国连锁餐饮品牌”战略,迅速积累了强大的品牌势能。

此时,味千拉面、全聚德、小肥羊三家餐饮企业先后挂牌上市,孟凯领略到了资本市场的魅力,他也跃跃欲试。

经过两年多的缜密筹划,2009年11月11日,湘鄂情终于成功登陆深交所中小板,成为A股市场的民营餐饮企业第一股。孟凯以36亿元身价成功夺取了国内餐饮首富的宝座,又创造了一个IPO的造富神话。

连锁、整合、扩张、上市,孟凯和湘鄂情从此攀上了各自的巅峰,真可谓春风得意马蹄疾。

但是公司一上市,很快就物是人非。华丽登顶的同时,也是转型失败的开始。

聚焦湘鄂情的单核发展战略似乎已经不能满足孟凯的胃口,上市后的湘鄂情囊中鼓鼓,他誓要扩张版图。

于是,2011年,它上演了一个餐饮企业做房地产的故事,其全资子公司收购了武汉市的两块土地进行开发,结果被骗子诈骗了6000万元。

后来,他又想间接收购父亲孟宪勤担任法人代表的矿业有公司,因为媒体的监督和监管部门的调查而被迫收手。

4、4年前,进军环保业、媒体业、互联网……“湘鄂情”这块金字招牌被卖掉了

2013年,一场寒流袭击全国高端餐饮行业,全年餐饮企业月倒闭率高达15%。湘鄂情也难逃厄运,全年巨亏5.6亿元,近一半门店关停。

不转型,就等死,湘鄂情试图转型大众餐饮,但根植在消费者心中高端餐饮的形象,让转型举步维艰。

孟凯决定“创业”,一系列令人惊讶的跨界并购就此开始。

2013年,他以2亿元收购江苏中昱环保51%的股份,踌躇满志进军环保行业,之后将做绿色能源的合肥天炎纳为全资子公司,这一度支撑了湘鄂情的业绩。

2014年,湘鄂情又“第二次创业”,收购两个影视文化公司超过51%的股权,还与中科院计算所共建大数据与新媒体实验室。

走到这一步,湘鄂情离主业越来越远,甚至改名为“中科云网”。

改名后,中科云网亏损严重,负面报道缠身,已严重影响“湘鄂情”的系列商标。

终于在2014年底,孟凯将名下的“湘鄂情”系列商标1亿元转让给家家餐饮。

资本市场上,企业因转型而并购重组实属常见。但资本俨然成了湘鄂情的“鸦片”,满足了想象力,又会乱人心智。为了扭亏,接连投资数个与原有主营业务毫不相干的企业,湘鄂情的竞争力被越削越弱。

频繁的转型,也显示出湘鄂情极度缺乏耐性:浅尝辄止的业内转型,犹如隔靴挠痒,马不停蹄的跨界转型,更如病急乱投医。

5、出走两年,与昔日好友反目成仇,如今归来,还能东山再起吗?

2014年国庆长假后,孟凯远走海外,两年多时间,不见归期。

不过,虽不在国内,且孟凯于2015年1月辞去公司董事长等职务,但他作为中科云网控股股东和实际控制人,依然在遥控着中科云网的运营。

2015年,孟凯签署了8项经公证的《授权委托书》,授权他的多年好友——王禹皓享有充分行使其股东权利,直到孟凯将与标的股份相关的债务全部清偿完毕。

然而,再好的交情,也有突然崩裂的一天。

王禹皓进入中科云网,就是为了帮助孟凯解决债务危机。但是,王禹皓只解决了公司债务4.3亿元,公司成功保壳了。但他个人的10亿元左右的债务并没有按约解决。

孟凯称,他发现王禹皓有损害权益的行为。“要弄走王禹皓,否则公司就完蛋了。”

孟凯又委托了新的受托人——陈继。

陈继是香港一家上市公司董事局主席,也是一名执业律师,主要业务是处置不良资产。在陈继眼中,接手孟凯的债权是一笔收益率在20%以上的生意。

但是,这时候的王禹皓却不愿意出局了。

据公开报道,目前,孟凯与“公司医生”陈继保持仅三个月的一致行动关系也已解除。

而今,孟凯归来,引发诸多猜想。

接近孟凯的人士则直接了当地认为,孟凯回来是要“拿回公司控制权,东山再起!”

这场股权争夺大戏,或许会因为操纵者的直接加入,变得更加精彩。只是,这场大戏中,已经陨落淹没在历史长河中的湘鄂情的牌匾,还能找回来吗?

后记

梳理湘鄂情20多年来的命运沉浮,我们看到了一个在初心、野心和尺度上难以把控的掌舵者,硬生生将“中华餐饮第一股”的金字招牌尘封于历史的悲剧。

被偏爱的都有恃无恐。湘鄂情的上市太顺风顺水了。

就在孟凯回国的3天前,广州酒家在上交所IPO成功,上一次餐企登陆A股是8年前。这家80岁的老餐饮品牌,为了获得资本青睐,选择放大自己的食品制造功能,弱化餐饮属性。

海底捞,则把公司拆分为多个独立子公司,分别上市,试图从一家餐饮集团公司转换为餐饮航母平台。

正如有间虾铺创始人曾晖对上市餐企的点评:越来越多的餐饮老板,开始学习如何从门店经营过渡到企业经营,从老板家族制变为组织合伙制,从卖菜赚钱到产业赚钱,从经营生意到经营品牌。

前车之鉴,后事之师。对比湘鄂情和如今的广州酒家、海底捞,我们可以看出两种截然不同的餐企上市路径。但愿,这种对比,能给更多的后来者以启发与警示——正确地利用资本,而不要在资本中迷失。


在产业不断创新发展、智能融合、技术推动的新形势下,创业者需要一场可以指导各产业发展方向、厘清各产业发展脉络、引导并链接资本风向、有重大影响力和启发性的行业聚会。

2018年11月29日-30日,由亿欧公司主办的“智能产业 美好生活”2018亿欧创新者年会曁第四届创新奖颁奖盛典将在北京国贸大酒店盛大召开,这将是一场汇聚5000名各产业创新者、行业领袖、国内外知名专家学者的行业盛会;是一场以引导、指引产业风向为目的,启发并分享成功案例,将国内外先知学者的思想提前带到国内的预见性盛会。

2018亿欧创新者年会曁第四届创新奖颁奖盛典详情链接:

http://h5ip.cn/fsjN

推荐阅读/观看:武汉冷记食品有限公司 https://www.whlengji.com

本站所有原创信息,未经许可请勿任意转载或复制使用
COPYRIGHT © 2015 栾城门户网 ALL RIGHTS RESERVED.